网站首页
用药知识
字号

中医药抗疫中坚——“三方”

2020-04-20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  高燕菁

“三方”即清肺排毒方、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是中医运用整体性、调和性思维筛选出的,临床证实有效的方剂。

据统计,我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7万余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1.5%。临床疗效观察显示,中医药总有效率达90%以上。实践证明:新冠肺炎治疗中,中医药介入早、参与度高的地方,患者的病亡率相对较低。可以说,中医药是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利器。现以三个新方为例,谈谈中医抗疫的理念。

一、清肺排毒方

清肺排毒方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中医临床治疗首选方剂。该方将麻杏石甘汤、射干麻黄汤、小柴胡汤、五苓散四个方剂21味药有机组合而成。临床上,适用于发热、疑似病例,以及轻型、普通型、重型新冠肺炎患者救治,应用比较广泛。

处方组成:麻黄9g、炙甘草6g、杏仁9g、生石膏15~30g(先煎)、桂枝9g、泽泻9g、猪苓9g、白术9g、茯苓15g、柴胡16g、黄芩6g、姜半夏9g、生姜9g、紫菀9g、冬花9g、射干9g、细辛6g、山药12g、枳实6g、陈皮6g、藿香9g。

新冠肺炎病毒对人体的侵害不仅局限于肺,发病初期通常还有腹泻症状,重症患者的心、肝、肾同时受到损害。清肺排毒方中的麻黄、炙甘草、杏仁、生石、桂枝、柴胡、黄芩、姜半夏、生姜、紫菀、冬花、射干、细辛、山药、陈皮等16味药是针对肺的;而枳实、藿香、泽泻、猪苓、茯苓五味药则作用在脾、胃、心、肾上。这表明用药的重点是肺部,同时对心、肾等脏腑也起到保护作用。

四个经典处方各有特色:

麻杏石甘汤(麻黄、杏仁、甘草、石膏):退烧效果好,由外感风热或风寒郁而化热都可以用它,在临床上常用于治疗感冒、上呼吸道感染、急性支气管炎、肺炎。

射干麻黄汤(射干、麻黄、生姜、细辛、紫菀、款冬花、五味子、大枣、半夏、五味子、大枣)有化痰祛痰的作用,凡是呼吸道咳嗽用它的机会都比较多,尤其是寒痰的咳嗽,一开始就用效果更好。此次疫情为湿毒疫,五味子性酸有收敛之性,大枣有补益作用,表邪未清不宜使用,故新方去除。

小柴胡汤(柴胡、半夏、甘草、黄芩、生姜、人参、大枣)善治感冒,风寒感冒、风热感冒症状分辨不清楚时,都可以用它,且药性平和,孕妇感冒时也是首选。人参、大枣均为补益药,故新方去除。

五苓散(泽泻、猪苓、白术、茯苓、桂枝)治疗水湿停留的常用方剂,在古代也常常用于治疗疫病,尤其是伴有脾胃运化失司的患者更为适宜。

每天一付,早晚两次(饭后四十分钟),温服,如有条件,加服大米汤半碗,舌干津液亏虚者可多服至一碗。避免发汗过多造成津液不足。三付一个疗程。若症状好转而未痊愈则服用第二个疗程,若患者有特殊情况或其他基础病,第二疗程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修改处方,症状消失则停药。根据病情,随证加减!

到目前为止,1200多例患者中没有发现肝肾损伤,没有明显的副作用。

二、化湿败毒方——国外朋友亲切地称为“Q-14”

“Q-14”是国外朋友起的名字。Q取英文谐音CURE,治愈、解药的意思,“14”表示这张方子是由14味药组成,是中医对中国疫情乃至世界疫情做出的巨大贡献。

处方组成:生麻黄6g、杏仁9g、石膏15g、赤芍10g、葶苈子10g、甘草3g、法半夏9g、茯苓15g、草果10g、藿香10g、苍术15g、生黄芪10g、厚朴10g、大黄5g(后下)。适用于疫毒闭肺所致发热面红、咳嗽、痰黄粘少或痰中见血、喘憋气促、疲乏倦怠、口干苦粘、恶心不食、大便不畅、小便短赤、舌红、苔黄腻、脉滑数。

通过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合作的生物信息学研究发现:麻黄、杏仁、半夏、茯苓、草果、藿香、苍术、黄芪、厚朴、大黄10味药与病毒的Mpro及Spike蛋白有结合力,其余石膏、赤芍、葶苈子、甘草4味药主要体现在对免疫、炎症及相关信号通路的影响。

现代研究证实:化湿败毒方两个特点,第一是消灭病毒,第二是增强自身免疫力。

化湿败毒方由多个经典名方化裁而来,充分传承了中医理论的精华。针对病毒主要感染的肺部,上焦选取麻杏甘石甘汤(麻黄、杏仁、甘草、石膏)、宣白承气汤(生石膏、生大黄、杏仁、瓜蒌皮)中的部分药物,起到宣肺清泄、疏散的作用;中焦则选取达原饮(槟榔、厚朴、草果、知母、芍药、黄芩、甘草)、藿香正气散(大腹皮、白芷、紫苏、茯苓、半夏曲、白术、陈皮、厚朴、苦桔梗、藿香、甘草)中能够化湿和胃的药物,起到斡旋中焦的作用;下焦考虑活血解毒,选取桃仁承气汤(大黄、芒硝、桃仁、当归、芍药、丹皮)、葶苈大枣泻肺汤(葶苈、大枣)的部分药物,通达下焦;针对免疫系统的损害参考黄芪赤风汤(黄芪、赤芍、防风)、玉屏风散(防风、黄芪、白术),达到补气扶正、调理气血,增强机体抵抗力的作用。

新方中麻黄宣肺,开毛窍,引热邪散出;生石膏直接清热,把肺部热邪通过二便便出;赤芍清热凉血,有利小便的作用。这几个药配合可以驱邪外出。麻黄宣肺,苦杏仁降气,可使肺气和顺;葶苈子专门泻肺水,半夏为化痰圣药,葶苈子也可以化肺里面的浓痰;甘草含有一种止咳因子,可以镇咳。这几个药配合可以止咳。茯苓安神的同时可以把湿邪渗透出去;甘草可以和中缓急,起到清心火、安心神的作用;半夏降逆,藿香芳香化浊,苍术燥湿健脾,草果健胃和中。配合使用可以止呕、止泻。藿香草果祛湿开胃,芳香醒脾;黄芪补脾胃之气,气足则脾胃运化就好。联合使用可以提振食欲,提升活力。大黄泄热通便,厚朴行气助力,杏仁降肺气润肠通便。配合可起到通便的作用。

通过对75例重症病人使用效果观察发现,化湿败毒方在核酸的转阴和症状的改善方面是有显著差异的。在方舱医院的452例随机对照也佐定了这一论断。此外,在将军路卫生院做的124例也是有显著差异的。中国中医科学院与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实验动物研究所开展科学评测,用冠状病毒去感染实验小鼠,其肺部炎症得以改善,并且这个方子能够对肺部病毒载量降低30%。

三、宣肺败毒方——中医古代验方和现代科学技术的结晶

宣肺败毒方是国家新型冠状肺炎诊疗方案中医部分普通型湿毒郁肺症推荐处方。

处方组成:生麻黄6g、苦杏仁15g、生石膏30g、生薏米30g、苍术10g、藿香15g、青蒿12g、虎杖20g、马鞭草30g、芦根30g、葶苈子15g、化橘红15g、生甘草10g。

临床症状:发热,咳嗽少痰,或有黄痰,憋闷气促,腹胀,便秘不畅。舌质暗红,舌体胖,苔黄腻或黄燥,脉浮数或弦滑。该方轻症和普通型有效率达90%以上。在武汉市中医院、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等单位开展的120例研究对照显示:与对照组相比,临床治愈率能够提高22%。在改善新冠症状,包括退热、治疗咳嗽、以及憋喘、乏力都有不错的效果。对于降低C反应蛋白,提高淋巴细胞的计数这两点客观指标方面效果非常明显,可以提高淋巴细胞计数17%,降低C反应蛋白75%。武汉使用该方治疗患者,无论轻型和普通型均明显治愈,无一转重。河南使用该方治疗轻型、普通型患者40例,平均治愈时间为9.66天,无一转重。

宣肺败毒方参考了4张经典处方:麻杏石甘汤(麻黄、杏仁、甘草、石膏)、麻杏薏甘汤(麻黄、杏仁、炙甘草、薏苡仁),千金苇茎汤(芦根、冬瓜子、薏苡仁、桃仁)和葶苈大枣泻肺汤(葶苈、大枣)。

整个处方以麻杏石甘汤宣肺平喘,解表散邪为君药。芦根清热;生薏米祛湿;葶苈子泻肺行水,下气平喘,共为臣药。加苍术,藿香以驱湿邪;虎杖清热解毒针对湿毒疫,抑杀冠状病毒作用明显;马鞭草活血通络络散结,助清肺活络;化橘红利气消疾,化痰止咳;青蒿清热凉血退蒸,善退阴虚潮热,共为佐药。诸药并用,宣清并施,标本兼治,共奏宣肺化湿,清热透邪,泻肺解毒之效。

该方在中药方作用机理方面也做了探讨。中药组分库数据显示:虎杖,其中的虎杖苷对冠状病毒的抑杀作用最强。马鞭草,对于冠状病毒引起的肺部的损伤,特别是小气道的损伤,微血栓,有很强烈的活性。从炎性反应、免疫调节等方面分析,发现调控286个关键靶标,例如麻黄含有的麻黄碱,虎杖含有的大黄素有抑杀冠状病毒的作用;甘草含有的甘草素有免疫调节作用,茅苍术含有的苍术素有抑制炎性因子风暴的作用。诸药共效既可以抗病毒由可以提高自身免疫力。

新冠肺炎患者损伤主要是肺深部的小气道,在细支气管里边。病毒被痰栓裹着,待在肺的深部,不往外排,所以在检测的时候,检测的是咽喉部的痰液,就检测不到病毒,显示出来患者“转阴”。患者身体好转后,肺的功能慢慢恢复,慢慢地把这些黏痰往外排往外咳出去,肺深处的痰出来,裹着病毒也出来,表现为“复阳”。该方中清肺化痰药橘红能够帮助把深部的黏稠痰给咳出来、排出来。因此使用该方治愈的患者没有一例出现“复阳”。

大疫之时病患众多,筛选有效特效通用中药经方能使更多患者第一时间用上中药,早预防早治疗,从而大大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三张新方的出现体现出中医抗疫的水平。在应对全球卫生挑战、推进国际卫生合作、推动完善全球公共卫生治理方面必将日益发挥独特而重要的作用。